医生自由执业,是医改至关重要的一环。只有从体制中解放医生,让他们自由流动与充分竞争,才能真正让市场来为医生定价,让好医生为医院带来高价值,从而改变医院靠药品供养的畸形现状,最终从根本上改变医患关系。但公立医院的体制也阻碍自由执业的试点,若想真正实现自由执业,不对旧体制动刀很难取得实质成功。医生自由执业已成国际主流模式,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均予以采用,其医生执业身份并不受国家管控。即持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师,可以自由选择个体、合伙或者受聘于医院的行医方式。美国共有230187名自由执业医生,其中,52.8%为独立行医,37.1%为2-5名的医生团队,6.3%为6-9名的医生团队,3.7%为10名或以上的医生团体。虽然越来越多的医生被医院聘用,但美国骨科和脊柱外科的医生多数还是自由执业。根据美国骨科医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的普查数据,截至2010年为止,43%的骨科医生仍是自由执业,20%是单独执业,只有8%的受访者是被医院聘用。

 

现代医疗服务体系的基本特点:


临床工作(Clinical Practice)是一项高度专业化和组织化的工作。

随着医学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医疗服务的专业分工也越来越细,医生间的专业分工与协作成为临床医生的必要工作方式,成为每一位临床医生实现其最佳临床实践工作目标的最为重要的基本保障措施之一。

与此同时,随着现代信息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现代医疗服务呈现了如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① 属地性:

这是医疗服务可及性的基础。


② 国际性:

医学科学的成就属于全人类,不应受到种族、阶级和地域的限制。


③ 扁平化:

通过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可以不经过众多的中间环节,将最优秀的专业医疗服务能力直接输送给面对患者的医生,从而帮助医生为患者提供与时俱进的高质量医疗服务。


JCPI的工作:


医疗服务是一项涉及科学、人文、经济等多种社会因素的极其复杂、严谨的社会工程。在实际社会实践中,医疗服务主要涉及医疗服务、医学持续教育和医疗服务支付三个密不可分的社会环节。

如何建立一个可及(Accessible)、可靠(Reliable)、可承担(Affordable)、可持续(Sustainable)(“四可”)的、有效的、分工合作的社会工作体系,是每一个国家的医疗服务体系建设都面临的挑战,也是每一个国家都必须解决的问题。

JCPI致力于帮助医疗机构、继续教育组织和医疗保险专业组织(“三种组织”)提高其专业建设能力、质量管理能力和专业服务能力(“三个能力”),并通过促进机构间的专业协作,达到促进医疗机构和临床医生完善最佳临床实践服务能力、 提高社会医疗服务水平的目的 。

JCPI面向区域医疗体系的服务包括:

  1. 协助政府工作,建立以基本医疗质量管理体系建设为基础,以专科医疗质量管理和独立第三方专业服务建设为支撑的区域协同医疗服务体系。
  2. 面向医疗机构、医疗保险组织和继续教育组织,提供医疗信息管理支持服务、医疗质量管理支持服务和协同医疗资源组织管理与支持服务。
  3. 协作医疗机构建立医疗质量管理体系,并为医疗机构提供系统质控管理服务:有效的协同医疗必须建立在有效的医疗质量管理工作基础上。
  4. 面向医疗支付、继续教育机构的质量管理咨询服务:JCPI认为,影响医院质量管理的关键因素是对医疗支付服务的质量管理;影响继续教育质量管理的关键因素是医院的医疗质量管理。

 

相关链接:区域医疗体系建设指南

 

A. 研究院与眼科医院简介_20210224

C. 北京圣康华医学研究院医联体系统简介_20220707

D. 中医眼科医联体_简介_20220701